Tag Archives: new york city

川普大厦

我们一家人搬到纽约之后,像所有人一样,到第五大道逛街。当年,1983年落成的川普大厦还是纽约市的新景点,父母很自然地把它列入必须参观的一站。我们经过34街的帝国大厦、42街的纽约公立图书馆、50街的圣帕特里克教堂,一站又一站,终于到了位于56街的川普大厦。川普是谁?为什么要建这栋楼?我不知道也不在乎,不过很明显的,大家风靡这位先生也稀罕他的大楼。 第五大道上的建筑,无论商店、教堂还是酒店,都有一种霸气,川普大厦更是如此。川普大厦耸立在曼哈顿的中心,几十年来代表着纽约的奢华。据说从川普大厦的住房和办公室,可以看到第五大道、麦迪森大道、中央公园,大厦里的商场和餐厅都是顶级设施。该大厦是川普机构的大本营,川普先生自己住在顶楼。 走入川普大厦,感觉到处金光闪闪,有点刺眼。记得当时是圣诞节左右,除了金色还有红色和绿色。街上很冷,大厦里有足够的暖气御寒。可是除了温度之外,大厦里的一切都很冰冷。南来北往的人潮,或是欢喜,或是茫然,或是坚定,或是彷徨,表情比商品还多选择。脚步声中夹杂着购物袋摩擦的声音,空气中弥漫着钞票味。所有的东西看起来都很昂贵,没有一样吸引我。 太多的金碧辉煌,会让一个人丧失辨认色彩的能力。当一切都归类于高档时,档次也就丧失了意义。在名牌商店、高级餐厅的包围下,我感觉自己在金色的海洋里漂浮,被浪打得晕头转向。生活在这样一种奢侈的都市空间里,是一种危险的挑战。这种环境很容易让人疏远精彩的大自然和多元的社会,陷入虚拟的欢乐和长久的幻境。 川普大厦只是一栋建筑,暂时象征权力和财富;只能是象征,只能是暂时,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如此无常。当一切都变成尘埃,没有人会记得大厦曾经存在,本来就不重要的象征就更不重要了。假如高山流水、森林旷野、花草动物,以及其它形式的生命能从未来发一封短信给我,这封短信会告诉我,真正重要的东西不会改变,不会消失,也不需要用眼睛来看。   作者:孙恺愉 刊于侨报副刊2016.12.30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造舞

今年夏天,我在林肯中心的户外表演系列中,看到保罗·泰勒的现代舞。这是我第二次观赏泰勒编的舞蹈作品,却是第一次在星空下体验它。舞台、城市背景、以及彼此可以看见对方的观众们,融合在一起,别有一番趣味。 美国舞蹈家保罗·泰勒(Paul Taylor, 1930-)是现代舞的先锋。他的舞蹈生涯开始得很晚,二十岁才接触并学习舞蹈,但是他的成就却完全超出他自己所料。泰勒本来是游泳健将,在雪城大学(Syracuse University)学习绘画。他在学校图书馆的翻书的时候发现了舞蹈,才转学到茱莉亚学院学习舞蹈,1953年毕业。 1954年,泰勒召集了几位舞者,组成保罗泰勒舞团(Paul Taylor Dance Company),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。泰勒虽然起步晚,却成为非常优秀而抢手的舞蹈家。他于1955年加入当时的现代舞先驱玛莎格雷厄姆舞蹈团(Martha Graham Dance Company),表演了七年。同时继续为自己的小舞团编舞。 泰勒的表达方式不是把一串优美的固定姿势展现出来,编出一套视觉上令人看起来感到愉快的舞,而是不断地从生活中索取素材,即兴创造之后,再发展成有故事或无故事的肢体艺术作品。泰勒的舞蹈没有像芭蕾舞一样有固定步法和特定风格,而是由日常生活中的常见姿势、自发性动作和手势组成。这些我们习以为常、经常忽略的肢体语言,被泰勒修饰、放大,配上音乐,搬到舞台上,成功地构成不同的场景、传达各种情绪。 对于我,泰勒的舞像一个人的探戈,只不过这“一个人”可以是一个人、两个人或一整个舞团。舞者随着音乐的指示,带领自己,跟随自己,在一首乐曲中拥抱自己和一切。泰勒的舞蹈不为展现一个完美的画面,却自然得很完美。他的舞蹈没有过分的修饰、像天然有机的食物,不含人工添加剂。 我们用词造句,泰勒以动作造舞,这些情感交流,也许能唤起我们内心的热情,也许只是让我们看到另一种表达方式,鼓励我们自由探索,尽情发挥。只要是发自内心的,都能引起内心的共鸣。 无论人们如何把肢体的活动分类,归为古典舞、现代舞,还是另起名字,最终所有形式的舞蹈,只要我们仍在现在将它实现,它就是“当代”艺术。时间对于灵魂的交流是无关紧要的。舞蹈只能发生在此时此刻,通过此时此刻把我们带到永恒。 纽约的夏夜,我坐在人群中,觉得自己逐渐蒸发,向星空飘去,越飞越高,越来越靠近星星。突然间,我意识到观众和舞者其实只有一人,是同一人,自己看着自己跳舞。而这支舞没有开端,没有结尾,永远不会结束。 文:孙恺愉 刊于侨报副刊2017.8.30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走皇后區大橋

http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026280/article-%E8%B5%B0%E7%9A%87%E5%90%8E%E5%8D%80%E5%A4%A7%E6%A9%8B/?ref=%E8%97%9D%E6%96%87_%E5%AE%B6%E5%9C%92%E5%B0%8F%E5%93%81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野口勇博物馆

http://www.worldjournal.com/3886916/article-%E9%9B%95%E5%88%BB%E7%A9%BA%E9%96%93-%E9%87%8E%E5%8F%A3%E5%8B%87%E5%8D%9A%E7%89%A9%E9%A4%A8%E6%94%AC%E5%8B%9D/?ref=%E6%97%85%E9%81%8A&ismobile=false

Posted in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曼哈坦城市酒廠 猶太音樂早午餐

http://www.worldjournal.com/3845195/article-%E6%9B%BC%E5%93%88%E5%9D%A6%E5%9F%8E%E5%B8%82%E9%85%92%E5%BB%A0-%E7%8C%B6%E5%A4%AA%E9%9F%B3%E6%A8%82%E6%97%A9%E5%8D%88%E9%A4%90/?ref=%E6%97%85%E9%81%8A&ismobile=false   Metropolitan Klezmer: http://metropolitanklezmer.com/

Posted in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雕琢紐約的建築師:史丹福.懷特

http://www.worldjournal.com/3799727/article-%E9%9B%95%E7%90%A2%E7%B4%90%E7%B4%84%E7%9A%84%E5%BB%BA%E7%AF%89%E5%B8%AB%EF%BC%9A%E5%8F%B2%E4%B8%B9%E7%A6%8F%EF%BC%8E%E6%87%B7%E7%89%B9/?ref=%E8%97%9D%E6%96%87&ismobile=false

Posted in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猶太光明節

http://www.worldjournal.com/3604250/article-%E7%8C%B6%E5%A4%AA%E5%85%89%E6%98%8E%E7%AF%80/?ref=%E8%97%9D%E6%96%87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