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輕輕地說

小学校意义大

1963年,约翰·费茨杰拉德·肯尼迪(John Fitzgerald Kennedy, 1917-1963)被刺杀之后,身为副总统的林登·贝恩斯·约翰逊(Lyndon Baines Johnson, 1908-1973)继任总统,成为美国第36任总统。1964年,他竞选连任成功,在短短五年中,他签署了一系列的法案,包括《民权法》(Civil Rights Act)和《投票权法》(Voting Rights Act),推动了社会改革。 约翰逊曾经身为教师,并在种族隔离的墨西哥裔学校教过书,深深体会到教育的重要。在他执政期间,一心想要击败贫穷,而击败贫穷的一个重要步骤就是让每个小孩受教育。约翰逊说:“教育是脱离贫穷的唯一护照。”他深信教育对美国的未来非常重要。 我在德州游览的时候,经过约翰逊州立公园(Lyndon B. Johnson State Park & Historic Site),看到约翰逊小时候上学的单间校舍;单间校舍就是只有一个房间,从一年级到八年级都在一起上课的学校。约翰逊对自己的家乡很有感情,1965年选择在这里签署了《中小学教育法》(The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)。当时他的小学老师洛尼女士(Ms. Kate Deadrich Loney)也在场。 单间校舍对年纪较大的美国人来说是怀旧的,因为它令人联想到童年的时光和简朴的生活。随着社会的扩大和复杂化,校舍的形态也逐渐转变。但是无论学校是大是小,它们都标示出我们给孩子一个美好未来的共同目标。 约翰逊亲身体会过教育的益处,知道教育的价值,想把受教育的机会带给大家,让大家都能得到这个益处。在约翰逊的小学校里,我感受到一种庞大的力量。每一件大事,都是从小小的意念开始的。迈入大世界,从小学校开始。 图文:孙恺愉 刊于侨报副刊2017.8.20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伊莎貝拉與丹尼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627548/article-伊莎貝拉與丹尼(上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 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627680/article-伊莎貝拉與丹尼(下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爷爷说的话

我一直以为爷爷没有对我说过话,其实他对我说过很多话。他会喃喃地用模糊的字句叫唤我,他会在我进门经过他的藤椅时伸手掐我,他会沉默地望着我。他会在奶奶的搀扶下慢慢走动,他坐久了偶尔会举起手来笔画两下,仿佛在表达自己。这些都是爷爷说的话,话不一定要用嘴说,也不一定有字。 从我记事起,爷爷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藤椅上,吃饭时要戴假牙,走路要人搀扶。据说爷爷患了所谓的老年痴呆,他有一天找不到路回家被邻居发现送了回来,之后大家就不敢让他出门了。在我出生之后,爷爷的活动空间基本上已经局限于卧室和客厅之间。 爷爷走起路来腿都站不直,手臂却非常有力。被他一捏,好像被洗衣夹夹住了皮肤,放开以后还会留下一条红色的记号。奶奶说,爷爷掐孙子们,是表示疼爱。既然奶奶这么说,被爷爷掐比较痛也没关系,只是有时候会忍不住躲一躲。 我对爷爷的过去一无所知,因为爷爷自己不能告诉我,别人也没有告诉我。但爷爷还是对我说了很多非文字的话,这比他自己的故事更有价值。爷爷说:“我也许不会说你的名字,但是我认识你。我可能走不动,但我看到你可以跑很远。我不记得我做过什么,但我感觉得到大家为我做了很多。”我现在才听到这个讯息,但是永远不会太迟。能够跨越时空传递的讯息,总是不会来得太迟。   文﹕孫愷愉 刊于僑報副刊2018.5.23      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門裡門外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596383/article-門裡門外(上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 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596851/article-門裡門外(中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 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596862/article-門裡門外(下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罗特列克与红磨坊

法国画家亨利·德·图卢兹-罗特列克(Henri de Toulouse-Lautrec, 1864-1901)短暂的一生与他最著名的创作,和巴黎蒙马特区(Montmartre)的红磨坊(Moulin Rouge)夜总会息息相关。他的版画《红磨坊:塞舌尔》(Moulin Rouge: La Goulue, 1891)成为最经典的红磨坊海报。画中的主角是康康舞演员塞舌尔(La Goulue)和他的情人瓦伦丁。瓦伦丁的身体非常柔软,可以做出高难度的动作,因此绰号叫无骨瓦伦丁(Valentine le desosse)。观众都被画成剪影,以突出塞舌尔的舞裙和瓦伦丁的身材。 罗特列克诞生在法国南方的阿尔比(Albi),父母亲是没落的贵族,由于几代的近亲结婚,遗传下各种先天性的疾病。罗特列克十三岁的时候摔断了小腿的腿骨,十四岁时又摔断了右边的腿骨,两边的腿都没有完全复原。他的腿停止了发育,这导致他后来畸形的体格,上半身是成年人的尺寸,下半身却是儿童的腿。罗特列克由于身体的原因,没有办法参与别的同龄男生的活动,于是沉浸在他的绘画里。 罗特列克为了习画搬到巴黎之后,和同年代的许多艺术家、作家和哲学家一样,在蒙马特区住下。蒙马特的红磨坊是当时巴黎最热门的夜总会,以年轻舞者的舞技和生活的放浪闻名。红磨坊开始营业之后,罗特列克被委托为它画了一系列的海报,因此他总是有一个预留的座位。 罗特列克在红磨坊度过许许多多的夜晚,他的画为红磨坊做了逼真的纪录,画中人物都是他在生活中熟悉的人。他的房间很暗,红磨坊给了他光。他的下肢残障,红磨坊让他用画笔参与艳丽的舞蹈。罗特列克画下一切他渴望而没有的东西——青春、美貌、活力。他通过绘画而拥有这些,不仅如此,还能与人分享。 罗特列克身体状况一直不好,加上长年酗酒和嫖妓,三十六岁就辞世了,但他的画以它们独特的线条和色彩,召唤着每一个经过它们面前的人。罗特列克的身体带走了阴影,把阳光留在了画中。   图文:孙恺愉 刊于侨报副刊2016.2.29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神祕的加拉巴哥群島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591414/article-神祕的加拉巴哥群島/?ref=藝文_世界副刊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逛農民市場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579497/article-逛農民市場/?ref=藝文_家園小品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