螢火蟲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785993/article-螢火蟲/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Tango Accident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tango accident

A post shared by Kaiyu Sun (@yayatheduck) on

Posted in 鸭鸭的世界 | Tagged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味噌湯3道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910605/article-入秋天涼熱湯正好食-味噌湯3道/?ref=美食_美食動手做

Posted in 緩緩地做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豌豆3樣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5908319/article-料理功夫│豌豆3樣/?ref=美食_美食動手做

Posted in 緩緩地做 | Tagged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电话亭

British telephone booth-London

在手机泛滥的时代,电话亭已经几乎成为历史,仅剩的一些更像街道上的装饰,被光顾的机会很少。但是没有电话亭的街道,似乎少了些浪漫,少了些温馨,少了给人怀旧的机会。电话亭像哨兵一样守着街道,又像艺术品一样点缀着城市。它们很沉默,却让我们能在宁静中说话。

电话亭在19世纪末诞生之后,一百多年来方便着人类的生活。即使在人手一机的时代,它仍然能在紧急情况帮助我们。手机会丢,电话亭却一直站在那里,等着为大家服务。舒适的电话亭不仅有门、有窗、有灯,而且配备了电话簿。更正式的电话亭还会提供纸、笔和座椅。这些细节让人感到通话时间的重要性,充分利用或享受这段时间。

在美国,电话亭一般叫telephone booth,而在英国,电话亭却叫telephone box(电话箱)。英国的红色电话亭和伦敦铁塔、大本钟、双层巴士一样,都是英国的标志;它确实是一个“箱子”,可以遮风挡雨,隔离噪音,让打电话的人在有充分隐私的环境中进行通话。红色电话亭是由建筑师贾尔斯·吉尔伯特·斯科特(Sir Giles Gilbert Scott,1880-1960)设计的,红色是英国皇家的颜色,电话亭上面的皇冠象征英国政府。在白雪茫茫中,红色电话亭非常显眼,让行人容易找到它。红色电话亭也是商家非常好的装饰,纽约曼哈顿有一家爵士酒吧,就把入口改装成一个红色电话亭,吸引客人。

电话亭越来越少了,特别是漂亮的电话亭。有了手机,私人谈话无所不在,内容强迫性地公开,空气中总是飘着人们脑海中的思绪和情绪。不过电话亭仍旧以它特有的魅力召唤着行人。电话亭在固定的位置,所以它会让我们在匆忙中停下来。虽然电话亭里面的电话叫“公共电话”,但是它却给我们一个私人空间。电话亭像一个小房子,不仅容纳了一个人,而且保护着他与另外一个人分享的秘密。走入电话亭,就好像有了自己的天地,有了说悄悄话的地方,哪怕多么短暂。手机只是给我们方便,电话亭却代表一种生活方式。

 

图文:孙恺愉

刊于侨报副刊2016.10.7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环游世界八十分

IMG_7598

因为偶然的机会,我获得一张免费门票,参观了纽约市的新景点“格列佛之门”。本来我对这类微缩模型的展览早已失去兴趣,但是去了之后发现它借用两本故事书“格列佛游记”和“环游世界八十天”的部分主题,把它呈现给游客,让大家以自己的方式去体验一个似是而非,若即若离,遥远又熟悉的迷你世界。

每个人入场的时候都会领到一把钥匙,可以用它来和模型中的人与物互动。把钥匙插入一个机关中扭转,模型中的某些部分就会有反应,比如农舍里的鸡会啄食,牛会吃草,森林里的树也可以被砍倒。灯光不停地变化,有白天和黑夜的景色。把世界缩小了,白昼和黑夜也必须一起缩短吧!我想起故事“小王子”里面的点灯人,由于星球转得快而必须飞快地点灯和熄灯。

我印象比较深的部分是西班牙的两个景色。我用钥匙启动唐吉坷德,唐吉坷德就骑着马走向风车,过了一会儿,我们就可以看到他被风车卡住,被风车叶片举到天空里。斗牛场里面是牛在斗人,观众席里也坐着牛,非常滑稽而有意义。

经过纽约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驾着直升机在俯瞰这个熟悉的城市。我和同伴在一个曼哈顿的模型上找到自己上学、上班,还有平时喜欢逛的地方,感觉很开心,颇有成就感。平时走半天都走不到的地方,现在用手指笔画两下就到了。

以微缩模型为主的游览区,我小时候去过几次,总觉得穿梭在玩具王国,同时在认识各国古迹和景点,像在看立体的旅游广告书。如今,我望着这些微缩模型,感觉看到的是我身在的世界,只是尺寸不同而已。虽然我尚未游遍七大洲,但是每个角落都有我的朋友,每个地方都有我的回忆。而且,几步路就可以跨州跨洋,彷佛国家没有界限,地球是一个地方而不是很多不同的地方。

我在“格列佛之门”逗留的时间长了,觉得自己有点像太空人,忘记自己住在地球。看着模型小人在微缩的地球角落上生活,好像看着大家在交错的梦中穿梭。也许,我们是巨人国里的微缩人物,正在被观赏呢!环游世界八十分和环游世界八十天,其实没有太大区别。世界是大是小,只是视角不同的结果。

 

图文:孙恺愉

刊于《侨报》副刊2018.9.30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Camera as Mask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Camera is a kind of mask.

A post shared by Kaiyu Sun (@yayatheduck) on

Posted in 鸭鸭的世界 | Tagged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