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爽蘆筍料理3樣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6200609/article-料理功夫|清爽蘆筍料理3樣/?ref=美食_美食動手做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緩緩地做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朝阳街的诺拉

位于纽约市皇后区的“阳边”是一个有趣的地方,这个中产阶级的社区,有很多拉丁美洲的移民、也有亚裔、东欧裔、土耳其裔、犹太裔及其它民族的居民。“阳边”的名字来自“阳边山丘农场”,十九世纪是一个由小农场和沼泽地组成的小村庄,后来并入附近的长岛市。二十世纪初,皇后区大桥建成后,阳边成为一个“卧室社区”,顾名思义是大家只回去睡觉的住宅区。这里大部分的建筑是1920-1930年代建造的红砖六层公寓楼,现在都成为古迹了。诺拉是俄罗斯的新移民,她就住在这样一栋楼里。

不管诺拉住的这条街的原名叫什么,我都称它“朝阳街”,因为诺拉是个自带阳光的人,无论她在哪里,她都会看到阳光的一面。她认为她的故乡圣彼德堡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,她认为纽约是最有意思的地方,她认为朝阳街充满魅力,她相信人可以主宰自己的快乐。

诺拉很喜欢爵士老歌,每天都哼着《在街道晴朗的那一边》上街。她每天都乘地铁上下班,去地铁站要穿过斯基尔曼大道。斯基尔曼大道上有很多商店,除了提供各种日常所需的服务,还有很多别致的食品和古玩店。过了斯基尔曼大道就是幽静的住宅区阳边花园,如果下班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,诺拉会在花园坐一会儿才回家。

春天刚来,诺拉喜欢走在暖暖的阳光里,看着周围的生命苏醒起来。她穿过公寓楼间的小巷,看到一户把前庭布置得很漂亮的人家,在花草中摆满兔子和鸡蛋的模型,眯起眼睛对兔子们说:“复活节快乐!”虽然已经到了4月,从去年12月残留下来的海报仍在墙上庆祝犹太“光明节快乐”。诺拉拐了弯,又看到两位韩国妇女在公园门口的马路边坐着聊天。前面走来两个用西班牙语对话的人,然后是一个黑人妇女向诺拉打听时间。“短短几分钟就经历这么多种文化。纽约就是神奇。”诺拉喃喃说着,又唱起了歌。

“穿起你的外套,戴上你的帽子,把忧虑留在门口,走到街上朝阳的那一边。你听到那些音符了吗?那快乐的曲调属于你。在街道朝阳的那一边,生活多么甜蜜。我曾经惆怅地走在阴影下,但我并不害怕身无分文。只要走到阳光下,我就会像洛克菲勒一样富有,脚底飘着金粉。”诺拉用鞋底踏着鼓点为自己伴奏。

“喂!你能不能不要唱啦?烦死人啦!”邻居迈克出来倒垃圾,碰巧遇到诺拉回家。迈克的腰直不起来,头发也长不出来,但是脾气经常爆发。

诺拉对迈克笑笑,意思是“可以,但我不想”。

“嘿,你老歌颂阳光,但是我觉得太阳总是避开我。”迈克总是皱着眉头。他长年不高兴,以至于不刻意皱眉的时候都显得很忧郁。

“因为你并不真心欢迎它?”

“胡说。我的意思是,世界不公平,总有一些人比较快乐。”

“既然你这么说,我也没办法。”诺拉喃喃说着,学卓别林的步伐向楼里走去。她很喜欢卓别林,觉得有了卓别林的生活态度,生活就不会有闯不过去的难关。

***

诺拉和同事们相处得很好,有时下了班会和同事们在附近的酒吧闲聊。女人被允许进酒吧,在历史上还是很近的事情,诺拉很懂得享用几代人争取来的各种权利,选举、工作、独立生活、自由恋爱,她都不错过。

诺拉一向是聚会里唯一的女生,不过今天多了一个男生,很明显是新来的,因为他和其它那些放松而有点放纵的同事们不一样,显得拘谨而严肃。

“诺拉!这是杰克,我以前同事的弟弟。这孩子需要一点阳光。他是工作狂,完全不懂得休息。”诺拉的一位同事拽着瘦小的杰克走向诺拉。

诺拉正端着一杯“白色俄罗斯”,姿势像完美的广告。杰克点点头,礼貌地和诺拉打招呼。

“杰克是吗?没问题,我会让他笑着离开这里。”诺拉说着把杰克带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
“喝什么?”

“我自己点。”杰克说着向酒保要了莱姆酒加可乐。

“古巴风味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嘿!你长得有点像我的邻居迈克。”诺拉盯着杰克,杰克觉得像被夜里的车灯照着脸,把头侧向一边。

“他是我外公。”

“噢,那你从来不去找他呀?你住得很远吗?”

“不,我就住这附近。”

“哦,没见过你。也难怪,我同事说你是工作狂。工作狂就像隐形人,谁也看不见。”

“就我外公看不见我。”

“你不去找他,他怎么看见你?”

“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杰克吞下半杯酒。“他不喜欢我。他的女儿,也就是我母亲,和一个他很讨厌的男人,也就是我父亲,私奔了。他总是很愤怒,觉得整个世界都跟他作对。老实说,有时我也有这种感受,好像阳光只照在某些人身上,并不公平对待所有人。我的父亲在战争中死了,我的母亲后来染上毒瘾。祖父不想要我,祖母又精神不稳定,我就在不同的寄养家庭中长大。”

“好孩子,真是不容易。”诺拉沉默了一会儿,温柔地对杰克说:“你的代养父母对你好吗?”

“有些显得冷漠,总的来说还好。”

“你母亲还在吗?”

“戒不了毒,过世了。”

“你想她吗?”

杰克摇摇头。

“世界的样子可以在瞬间改变的。要是你感到寒冷,何不再仔细看看。也许你正在远离太阳而不是朝它走去?有时我们只需要转个头,就能看到不同的景色。”

“嗯。”杰克显得不以为然,但他听见了诺拉的话。不过他现在更关心的,是诺拉身上的香水味,心想这就是阳光。

“关于我的过去,我可以告诉你很多故事。但我不想说,因为我并不生活在过去。”诺拉说着扭动一下身体,换了个姿势坐。“我饿了,点些菜吃吧!”

***

过了几个星期,诺拉都没有再见到杰克。她和同事们照常聚会,小聊,偶尔去打保龄球。

“诺拉,那天交给你的那个小子怎么样啦?把他塞给你之后,我和哥儿们顾着喝酒,也没看你把他治愈没有。看他很郁闷的样子。”同事问。

“治愈?那孩子没病,就是忘不了过去而已。也许我那个讨厌我唱歌的邻居也是一样的。”诺拉说着想起迈克。“我点了很多小菜陪他吃,还跟他跳了一会儿舞。他就是需要调剂一下,增强点自信。好孩子,没事!”

“轮到你发球啦!”

“我来啦!”诺拉站起来,经过同事还掐掐他的肌肉,令他很得意。诺拉知道刚才的话同事一点都没听进去,不过她完全不在意,就像阳光不会在意别人撑着伞挡住她,只会继续让自己落在每个可以落下的地方。

 ***

礼拜天早晨,诺拉打开窗户,正准备唱歌,听见人行道上有两个熟悉的声音再交谈。

“外公。”

“你这小子,还知道有我这个外公。”

“我觉得我不出现,你会比较快乐。”

“快乐?等我进棺材就快乐了。”

“外公。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酸菜。”

砰地关门声之后,两人的声音都变小了,应该是进了屋。

诺拉等人影和声音都消失之后,悄悄地下楼,轻轻打开大门走到街上,快步走过几栋楼之后,才哼起歌来。她很开心,走着走着不禁蹦了起来。

“你听到那些音符了吗?那快乐的曲调属于你。在街道朝阳的那一边,生活多么甜蜜。”诺拉唱着歌,消失在朝阳街的街口。

 

文:孙恺愉

 

刊于侨报副刊2017.7.30

 

 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小王子與他的星球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6228842/article-小王子與他的星球(上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6233386/article-小王子與他的星球(中)/?ref=藝文_小說世界

Posted in 輕輕地說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“I’m not fat…”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I'm not fat.

A post shared by Kaiyu Sun (@yayatheduck) on

Posted in 鸭鸭的世界 | Tagged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艾菲爾鐵塔

Eiffel Tower copy.JPG

艾菲爾鐵塔以它的設計師古斯塔夫•艾菲爾(Gustave Eiffel, 1832-1923)命名,像一個巨人站在巴黎的戰神廣場(Champ de Mars)上。這個建於1887至1889年的鐵塔,曾是1889年世界博覽會的入口。艾菲爾鐵塔是巴黎最高最顯著的建築物,無論走到哪裡,都能看到它在背景里。

艾菲爾鐵塔在建造期間超越華盛頓紀念碑(Washington  Monument)成為世界上最高的建築物,直到1930年被紐約市的克萊斯勒大廈(Chrysler Building)超越,不過1957年在塔頂增建的廣播天線,又使它高過克萊斯勒。登上艾菲爾鐵塔,便能看到整個巴黎。有趣的是,在沒有摩天樓的巴黎,並不需要這麼高地看巴黎全景。

我把視線從塔上移開,轉向周圍的生命。山川湖泊、花草樹木、飛禽走獸,在鐵塔出現之前已經無限完美。鐵塔只是讓巴黎更加有名,對於這塊土地和這裡的生命來說,鐵塔的建造究竟有沒有發生,都是無關緊要的。周圍的各種生命提醒我,人類在這個星球上雖然微不足道,卻傲慢地承擔起地球統治者的角色。

每次看到艾菲爾鐵塔的照片時,我都知道它指的是巴黎。但是當我回想巴黎時,艾菲爾鐵塔的形象幾乎從未出現。對我來說,巴黎和艾菲爾鐵塔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東西,它們無法在我記憶中重疊。

想起巴黎,我的腦海裡浮現的是塞納河上的花販和書商、蒙馬特聖心堂門口的畫家和風琴師、街邊賣薄餅的師傅、公園裡散步的行人。寧靜的獨處和美好的友誼湧向記憶的漩渦,輕而有力地推倒艾菲爾鐵塔。

 

圖文:孫愷愉

刊於《僑報》副刊2019.3.27

Posted in 輕輕地說, 慢慢地走 | Tagged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純素簡餐3道

https://www.worldjournal.com/6191926/article-純素簡餐3道/?ref=美食_美食動手做

Posted in 緩緩地做 | Tagged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“Yaya’s Adventures”

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

"Yaya's Adventures"

A post shared by Kaiyu Sun (@yayatheduck) on

Posted in 鸭鸭的世界 | Tagged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